当前位置 :
四川方言小品《三个调皮匠》
更新时间: 2022-05-28 03:40:17

  三个调皮匠 ( 四川方言小品 )—三个调皮匠 ( 四川方言小品 )

四川方言小品《三个调皮匠》

  ——为第四届艺术节而作

  灼子 2012年3月

  布景:一张办公桌,一张椅子

  道具:一些作业本、手机、香烟、打火机。

  人物:教师:王老师

  学生:张 浩 贾 文 廖 凯

  一、

  张浩:最近比较烦、比较烦、比较烦,老违反纪律总是被老师罚站,

  同学常常有意无意调侃,我张浩怕得改名叫张站......

  贾文:你小子还有雅兴唱歌,一点儿都不落教。老师通知我们马上到他办公室去。看来,我 们今天又遭求了!

  张浩: 有啥子了不起哟?遭就遭,大不了,老师把我们弯酸一顿。哎,话说回

  来,我最近光遭修理,你们说说,我烦不烦?我好毛焦火辣哟。

  廖凯:你没得我怄火噻!

  张浩:你有啥子恼火的哟,不像我三天两头被罚站、写检讨,被遣送回家反省噻。

  廖凯:昨天,我英语考试打9分,班主任让我写500字反省啦,不然,叫我请

  家长到校配合教育!

  贾文:嘿嘿,该背时,昨天叫你请我吃个鸡腿儿,你娃儿还不肯。

  二、

  : 报告!

  老师:进来!

  张浩:老师好!,老师,听说你找我们?

  老师:你们三个呢,叫我怎么说呢?你张浩,每次考倒数第一,名次很稳定,值得表扬!贾文,你这次月考倒数第二,廖凯,倒数第三。哼,老师叫你们写的认识,都写好了吗?

  老师:好,把认识读给大家听吧?

  张浩:春花秋月知多少,考试何时了。今朝又把试卷发,成绩不堪回首书包中。

  上次余悸今犹在,只是科目改。问君何时能出头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  贾文:谁在乎,我的心里有多苦,谁在意,我的明天去何处,成绩差,挨

  过多少白眼,多少皮肉苦。其实我心里比谁都痛楚。

  廖凯:高分几时有,无语问青天,不知天上学府,考试严不严?我欲发奋图强,

  三更闻鸡叫,五更挑灯看,只可惜,生愚钝,智不全。又叹书山题海,也应有恨,谁说我意志不坚,月有阴晴圆缺,生有成绩优劣,难于上青天。此事古难全,但愿努力后,名在孙山前。

  老师:你几小子编打油诗倒还攒劲。我还没发牢骚,你们倒发开牢骚了。哎!

  :夜深人静的时候,是心烦的时候,心烦的时候不睡觉,学生个个涌上我心头。

  学生:挤眉弄眼看笑话。

  老师:你几个家伙,硬还有点搓火。好像和我故意作对,看来,不对你们严厉些,是不行啦!你们这是写的啥认识?从写,至少800字。贾文、廖凯,你们过切,下午放学前交给我。

  三、

  老师:张浩,我还有事情清问你。你知道你最近还有什么事吗?

  张浩:老师,这两天来,我真的在听你的话了,表现很好,没有迟到没早退,没有骂人没打捶,没再打牌没抽烟,也没进网吧没有上课困瞌睡。

  老师:说得轻巧,拈根灯草。刚才还有同学反映你。

  张浩:哦,只是——,只是昨天中午打饭时,跑得快,被德育处拉到了,班上遭扣了1分。

  老师:想想,还做没做别的违纪违规的事?

  张浩:还有就是,没有完成英语作业,遭罚站了。

  王老师:还有吗?

  张浩:没有了,没有妖艳儿了。上周请了家长后,我知道我跟你老人家写了保证的,家长也签了字的。我都做好了准备了,今后,我要洗心革面,从新做人!

  老师:是不是哟?真的改变了呀?

  张浩:,老师,没得啥子。

  老师:

  :张浩,这些东西,你跟我说清楚,哼!

  张浩:

  老师:你跟我说清楚,这是怎么回儿事?

  张浩:

  老师:你不说?不开腔就算了,我马上跟你妈妈打电话!

  张浩:王老师,我说,我说,求求你,莫跟我妈妈打电话。求求你。

  老师:那你就快说。

  张浩:手机是我表姐昨天鼓捣给我的,叫我拿来听歌。

  老师:你哪个表姐?在哪里?

  张浩:在八年级读书。

  老师:这烟,郎凯回儿事?

  张浩:星期天在家里带来的?

  老师:你自己说说,你这是第几次被拉到抽烟了?

  张浩:三次。

  老师:你这是写的啥东西?跟哪个写的?

  张浩:老师,没跟哪个写,写起耍的。

  老师:当面撒赖哟?我念起大家听听。叫大家说说,会是写起耍的吗?

  张浩::曾美丽同学:你好。自从周末那天,我在大街上看到你,就 再也不能忘记你。我一下子就瓜了。你长得那么万恶索,把我的魂都扯去了。你的脸,就像那盛开的红苕花,你头上的那根辫子,就像那牛尾巴,你说话的声音呢,是那么动听悦耳,。。。。。啊!真让我不敢认你了。我想:如果你是那天上的月亮,我就是那月边的寒星,不管是你圆的还是扁的,我都会不停地对你眨眼;如果你是那山上的青杠树,我就那树上的枯藤,到死都要缠到你。如果你是那堰塘里的荷叶,我就是那荷叶上的叮叮猫儿;如果你是一盏煤油灯儿,我就是那扑灯的蛾蛾儿。你是一本书,我就那书签,你是包谷,我就是包谷尖尖儿上的须须儿。。。。。我相信:我们的友谊会像那莲花白,越裹越紧,我,等你的回信。

  老师:张浩,现在你说说,该怎么办?你小子,跟我请家长来!

  张浩:......

  老师:念起大家听听。

  张浩:

  老师:不念,是嘛?那我还是叫你妈妈来,看她怎么说。

  张浩:《严重违纪学生就读协议》

  甲方:向阳学校德育处

  乙方:学生及家长

  老师:白纸黑字,你和你妈妈也是签了字的。让你妈妈来接你吗?来,给你电话。打嘛。

  张浩:妈妈哟,王老师叫你到学校来......我又犯错了......抽烟,

  带手机......

  老师:什么时候来?

  张浩:没说,就挂了。

  老师:你好。嗯......发现他又在嗛烟,还带手机到校......好嘛,就这样。张浩,今天的事杀格了。你妈妈明天少午来,现在进教室去。我马上去上课了.....。这篇有关于四川方言小品《三个调皮匠》的文章,就为您介绍到这里,希望它对您有帮助。

198查询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最新更新
198查询网(198018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198查询网 198018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-5